• 话语、歌词和诗歌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如果你以为你早已知道答案,那么你不妨读一读雅克·普雷维尔(如果你听过Yves Montand 的 Les Feuilles Mortes,那么你一定知道普雷维尔),读罢你或许将不再那么肯定——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具有这样的特质:它们挑战固有的规则,质疑现存的概念;它们展示出更多的可能性和创造力。

    雅克·普雷维尔的诗歌没有任何矫饰,它们经常是直白的、日常的。他的许多诗歌讲述的都是日常生活里的见闻,如同诗歌版的社会新闻。他通常用寥寥几笔勾勒出事件最具意味的部分,之后便抽身而出,有人称之为“快讯式诗体”。有时候,他会列出一张清单,诗意便在列举的事物所形成的云系之中,有人称之为“清单体”。雅克·普雷维尔始终有一种化繁为简的本事,他好像在告诉读者:诗意总是在那些最简单、最基本的事物之中;而且他将这简单的诗意贯彻到了语言层面,他的诗歌没有任何辞藻的堆砌或繁复的转合,他的语言看似简单直接,却充满了音韵的变化和丰富的想像力。

    这首名为《不能》的诗,出自其诗集《话语集》(陈玮译,上海人民,2010年9月第一版)。在今晚渡口书店五周年的读书会上,所有来宾都朗读了这首《不能》之诗。其中“先生生生生们”对应了拖长了的Messsssieurs堪称妙译,然而Le monde mental和Monumentalement之间的文字/音节的游戏,则在翻译里迷失了,中文无法在“精神世界”和“纪念碑式的”两词之间寻到发音上的关联。

    《不能》

    不能让知识分子玩火柴
    因为精神世界先生们
    当我们把它独自留下先生们
    它根本不会发光
    一旦它独自一人
    就独断专行
    为自己树起
    一座自封的纪念碑
    却宽宏大量地说是向建筑工人致敬
    让我们再说一遍先生生生生们
    当我们把它独自留下
    精神世界
    就会撒下
    纪念碑式的弥天大谎。

    《Il Ne Faut Pas…》

    Il ne faut pas laisser les intellectuels jouer avec les
    allumettes
    Parce que Messieurs quand on le laisse seul
    Le monde mental Messieurs
    N’est pas du tout brillant
    Et sitôt qu’il est seul
    Travaille arbitrairement
    S’érigeant pour soi-même
    Et soi-disant généreusement en l’honneur des travailleurs
    du bâtiment
    Un auto-monument
    Répétons-le Messsssieurs
    Quand on le laisse seul
    Le monde mental
    Ment
    Monumentalement.

  •    用了一整晚的时间,看完了这本《请原谅我红尘颠倒》恶俗现代无厘头小说,慕容春雪还是谁是作者来着,我已经不想再去翻来求证了,整个书中充斥着阴谋,性,暴力和美女,一个被一个无情的“潜规则”着成了这本书最佳的线索,如果你是21世纪的傻根,我建议你看看这本书,估计你瞪出了眼珠子你也想象不到,社会有书中这么荒诞,然而在我看来,半斤八两吧,幸亏我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又不那么如花似玉,所以就在书里面唏嘘一下罢了。

        那来的莫名其妙的仇恨和滋生的莫名其妙的爱情,混杂在一起就是人性的矛盾,永远都是爱中有恨,恨中有爱的藕断丝连着,也难怪如此,谁也不会对一个路人肝肠寸断或者咬牙切齿。

        遗弃了我床头那本《小团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用一种敬仰的心去看张爱玲留下的这本旷世遗作,于是,单张爱玲的周边,我就买了一箩筐,包括胡兰成的我也一并买来,我觉得要了解这个女人,第一要做的就是了解让她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男人,《胡兰成传记》、《那一种爱不千疮百孔》、《张爱玲散文》结果这些书都看完了,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去读《小团圆》。如果今年之内我读不完这本书,我就立个佛堂将它供起来。 

       然后收到了夏同学送给我的《净土宗三经》,并随书附赠一文要与我共勉,我实在惭愧,根本无暇看明白她的高深境界,当然还有那个,离开大学很多年我仍然念念不忘的钱夹,然而待拿在手里,恍然大悟,“怎么原来它是这个样子的。”这么多年来,难道我一直在思念的,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影子罢了。

       其他时候我们又何尝不是,念念不忘的苦了自己,最终看来,只是逃不过自己心里画的那个影子。

  •     本以为昨天下班回家会拧巴好久,会针对于我受委屈的事情纠结好久,但除了像流星一样闪过脑海让我恶心一会以外,没有任何异常,如果今日的5点醒来便不再瞌睡非要算成一个异常情况的话,也行,但是我5点爬起来很兴奋的看了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以后,还是感觉不到自己心里的拧巴。

       只是有一个现象,我相信大家也一定体会过,就是不太能描述出它的状态,我试一下吧,比如你正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时候,突然脑子一闪,想起了一件不好的事情,心里就泛起一阵子恶心,然后拧巴,那种难受应该就是整盆的猪油里落了一直苍蝇,是那种腻的恶心的感觉。

       我实在不怎么愿意承认我到目前才学会淡定,因为我一直自以为是我是一个比较淡定的人,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高看自己了,经过昨天受委屈的那件事情,我的体会是,1,我学会了不再事事都埋怨别人,学会认识自己的错误,学会找出自己的错误以后勇敢的承担。2,我很麻木,我对未来和美好这两个词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我只想今天自己还有暖被窝睡,还有早点吃就OVER了。3,我知道,得到与失去是平衡的,所以我就应该在拧巴的时候拼命的想我得到的,也就不拧巴了。

      我真贱,大清早的逼自己起来想不开心的事情,还分析,其主要还是源于我看了晃姐妈妈留给她的新的观点,其实,输不丢人,怕才丢人,我每天都要和自己朝夕相处,我不想让自己害怕自己的往事,害怕自己的思想和害怕自己的作为,我希望,我在面对我的时候,是坦荡的,不害怕回忆起我的过去,也不害怕面对我的未来。

       这句话也送给所有朋友,以示敬意: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 this is it

    2009-11-01

          this is it的音乐那绝对堪称一流,并且在电影里,展现了一个人们也许不知道,fans也许知道的jackson,单纯,善良和谦和。有幸看了这部电影,虽然不是jackson的歌迷,然而难逃在开篇时的哽咽。我最早知道jackson,把他的音乐称为外国的摇滚,并且对他的MTV拍摄手法不赞同,觉得繁琐和复杂,昨天认识的jackson,知道他只是做一种普通的音乐,他的出现就是光芒四射的。

     

          一个悠闲的周末,看了场纪录片电影,买了两本书,洪晃的廉价哲学和张爱玲的小团圆,我当然不是那么落伍,小团圆是刚出来时已经买过了,然而书还没有看完,就丢在一个地方拿不回来,昨天再看到,便又买了一本,据朋友说,这本书,张爱玲后面写的比前面好,所以兴奋不已。

  • 最近中断的书

    2009-10-30

     

         应该依旧是关于二战的题材,小男孩的妈妈离开了人世,感动于人的是,在小男孩渴望挽救妈妈生命时所作出的那些滑稽之事,一个永远相信偶数吉祥的男孩,坚持着一种信念,然而最终还是没能改变命运的安排,这就是最近风靡的一本黑色之书,《失物之书》,我没有看完,其并不是因为这一股强大的悲伤和失望,而更多的是故事最后的拐点,从一个悲情的故事走到有些灵异的科幻,我适应不了,也便就把书放回了书架。

        我很少放弃一本小说,看书是我睡前最好的安定片,然而我却对这本书带着深刻的戒心,也许是故事中的世界太趋近于恐怖片的缘故吧,我害怕噩梦,便放弃了阅读。

        最近看的两本新周刊,一本关于青春,一本关于开房,主题都选择的非常好,但是看上去有点累,老牌杂文或者新闻撰写者的手法有点较真,看的多了会有点消化不良的迹象,中间夹杂的看一些新闻周刊,半娱乐半文化的当做甜点消化。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些观点没有,牵强一点的说,应该可以算是了解了一些塔利班的历史和最初的形成。

       真希望自己什么都懂。然而当自己有一天真的什么都懂了,这仍然不是一种可以对抗悲伤的武器。

       昨天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故里,爸爸开店卖货的那个环城路上,突然开了一家招财猫小饰品店,门槛很高,不好进的去,我费劲进去,想找店主帮我编一只招财猫的手机链,因为很久以前,我一个朋友送过我一只,被我搞丢了,店主就满心欢喜的给我算价钱,挑形状,我还清楚记得最终算下来的价钱是69元,好吉利的数字啊。

       起床以后,我就翻开柜子拿出之前用来装IPHONE的钱夹,拆下了之前自己买来的吊坠,挂在手机上了,我这里可真是百宝箱呀,连梦里的东西都找的到,值得说明的是,最近疯狂的喜欢这些小玩意和俗的玩意。

  • 这里

    2008-12-13

    一片狼藉
  • 欧洲杯已经完了,世界杯尚且还远,熬夜的理由从此以后除了喝酒,就只剩下失眠。

     记忆里悲伤的往事,那是年轻犯的错。我就不说什么了。任何球队胜败因果中“状态”总归占一小份因素,而我就从来没有过什么好的“状态”,说来可真是遗憾。

    2010年,我是希望我们在一起看球的,重温过去的时光,无论哪个狗屁英格兰到时候出线不出线。

    欧洲杯竟让人伤感了。

  • 我喜欢

    2008-06-27

    昨天看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斗牛士球赛,西班牙脚下的功夫加上黄健翔愉快的解说,过把瘾的感觉。

     

    黄健翔说,每当这个时候,西班牙的后卫肩负着重大的责任,他们不仅仅要防住俄罗斯的前锋,关键时刻,还要表演一下脚下熟练的技巧,带球突破虚晃一下前锋,如果总是大脚开出,超过三次以上,连坐在球门后面的自己的球迷也会嘘声一片。

     

    从一开场,我们一直在找阿尔沙文,寻人启事都贴了快一个小时了,我们还是找不到这个前锋的身影。

     

    再就是我爱上了这个解说,一个能用球场节奏念出普希金诗的男人,调侃外加激情,以前没有喜欢上,也许是我们喜欢的球队不一样,昨天,他在最紧张激烈的情况下送给俄罗斯球迷一首普希金的诗,《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一气呵成的背诵完了,我就迷上了这个男人,想到了他的一本书,我似乎之前的blog也提起过,《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2008年很不正常,一切都不正常,而正当人们内心恐慌的时候,中国男足的表现抚慰了人民的紧张情绪,因为在2008年里,中国男足是正常的,并且一塌糊涂的正常,当然这么说是一个反讽,中国呼声很高的希望希丁克来中国执教,而希老说,我的目标是2010年的世界杯,中国不符合我的理想,推辞了,当然在呼声最高的时候是希丁克当“叛徒”的那一场,说来也奇怪,一路横行无敌的荷兰队还真就出给了一个荷兰人,不服不行,想必如果荷兰的小伙子们回家后观看西班牙和俄罗斯的比赛,一定会更加一头雾水,他们怎么可能输给这样一个欧洲杯里的中国队呢?

     

    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最后一场球我看的很失败,因为前半场我在发呆,后半场我正好清醒,我非常清醒的看了没有任何进球的下半场和最后的颁奖典礼,我悔恨的一塌糊涂,两只球队都不是自己的钟爱,于是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总想着让比赛戏剧化或者残忍花一点,10这样的平淡结局明显满足不了我这个伪球迷的心,然而结果很另人失望,没按照我的设想来,我看的还是黄健翔解说版的欧洲杯,帅气的男人,失落的男人,听说黄健翔在离开了央视以后慢慢的名声大降,并且收入也少了,少年不得志的黄健翔不知道在看到非意大利球队的时候是拿什么样的激情来解说的,总之,他的语言很有诗歌的味道。

     

  • Kung Fu Panda

    2008-06-25

      

    TMD好莱坞真能恶搞,熊猫+功夫,就刻画出一个概念,“中国”,应该是继《花木兰》之后的又一力作,但是我看了以后,完全哭笑不得,恶搞版的熊猫和高深的动画片,导演之一奥斯本说,这个片子是要献给孩子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孩子,而是全世界的孩子,可能我不够认真吧,总之我是觉得这个动画片画面有点过于复杂了,我没看懂,真TMD恶搞,我崩溃了.

     

    功夫熊猫看点:音乐,Hans Zimmer为该片配的乐。汉斯·辛莫是谁?好莱坞电影配乐的大师之一,其拿奥斯卡奖的作品就是《狮子王》的配乐。其他像《雨人》、《As Good As It Gets》、《埃及王子》的配乐,还有备受音乐迷推崇的《The Thin Red Line》和《角斗士》的原声全出自汉斯·辛莫之手,甚至连去年的《阿森一族大电影》的音乐也是他做的,还记得该片那首彪悍的《Spider-Pig》吗?说不定《功夫熊猫》中也能有这么的东西出现呢。
  • comme des garcons

    2008-06-24

  • pessimist's bouquet

    2008-06-23

       我们一生中总要遭遇到离开心爱人的痛苦,那可能是分手,也可能是死亡,对此即使我们早有准备也无力承担,人类唯一应该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面对这种痛苦,但是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我们都是独自个的默默忍受,默默探索,默默绝望。

       近两日噩梦不断,主题围绕着“强迫”,我在梦里一次又一次面临“逃离”,不可割舍的那个东西在梦里总是若隐若现,偶尔我结束生命,偶尔我在废墟里爬,偶尔是争吵,总之就是一些挣扎。

       有书的日子就有安全感,不怕寂寞,也不怕空无。

    我坚决同意王晓楠的观点,有的时候,回答问题是对自己情绪的梳理:

    1、最近在干嘛

    要死还是不要死,做斗争。 和颈椎病做斗争。 看欧洲杯。

     

    2、最近认识的一个朋友

    呀,好遗憾,没有。

     

    3、最近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

    股票的跌和油价的涨,然后就是我一个梦里的尖叫。

     

    4、最近在看的书或者电影或者听的音乐

    正在同时看的书 《悲观主义的花朵》  《少有人走的路》《新周刊》

    电视剧: 《深情密码》

    听歌呢听一些老歌,蔡琴啊之类的,最近听了一首《飞舞》,朋友那边给的,还不错。

     

    5、最近有什么感兴趣的话题

    刘翔能不能夺冠

    欧洲杯怎么能这么冷门

    股票走向如何

    ~~~

     

    6、最近学会了什么

    正在学着乐观,积极。

     

  •  

    恐怕又是一场空欢喜的疼,下午被召回公司,一路上,每迈出一步都牵扯的头上的神经撕心裂肺的疼,偏头疼,全头疼,眼睛四周甚至嘴角,都是无法控制的疼,令人遗憾的是,这无非又是心事过重,情绪低落,睡眠不足,伤风感冒之类死不了人的小病引起的疼,一场空欢喜的疼,不夺人命,但夺人意志的疼。这种疼,最让人愤怒,因为它来的可有可无,却扰乱生活,失眠可以不停的看书,那头疼呢,是不停的撞墙吗?

  • 纪伯伦

    2008-06-16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你可以拼尽全力,变得像他们一样

    却不要让他们变得和你一样

    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在过去停留

    你是弓,儿女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

    弓箭手望着未来之路上的箭靶

    他用尽力气将你拉开,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

    怀着快乐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中弯曲吧

    因为他爱一路飞翔的箭,也爱无比稳定的弓 
  • 6月

    2008-06-14

    看了两本书,《悲观主义的花朵》《少有人走的路》看了一个电影,《纳尼亚传奇》

     

    一个是小说,一个是心理学。

     

    人,生活是循环的,和世界生物一样,我感觉我最近的循环期是最不好的那段时间,整日的惶恐和无目的。这样的循环其实很害怕,你要么鼓起勇气撑下去,要么就一死了之,在你没有决定好的时候,你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承受,每天不到6个小时的睡眠,和无法控制的思想,发抖的双手再加上慌乱的心情,忙碌杂乱的工作,日益崩溃的经济危机,看似一切都和你关系不大,却都和你有脱不了的关系。

     

    我希望得到的是什么,我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了。失眠,看了昨天的球赛,荷兰对法国的球赛很有意思,这是一只实力不可小视的荷兰队,对付一个已经老去的法国队,落花流水,我一直都没有停止写遗言类的东西,分别用1,2,3编号排列,以免漏掉些什么。

     

    我现在害怕的是中国进入一个日本形态的时代,子女对父母有不可名状的仇恨。  有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解你。

     

    其实我想说,我不重要,钱不重要,世界不重要。我对你不重要,钱对我不重要,世界其实对每一个人都不重要。

  • 昨天晚上试着回忆了一下。

     

    然后映入脑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那两只在我家非正常死亡的猫咪。

     

    然后是无数只跑丢的小博美和一只大黄狗。

     

    然后是我的小灰,一只身上有七只布丁的玩具熊。

     

    然后是一只punk的狮子,随时会变化风格。

     

    然后还有一个幼儿时期跟随我的娃娃,被我卸了胳膊腿

     

    然后是无数的女人张着血盆大嘴在我面前舞蹈。

     

    然后我发现,我根本不可能在一个时间里回忆起一个月之前的事情。

     

    然后能回忆起的,全都是和动物和高级动物有关。

     

  • 格林童话

    2008-05-30

    早上新闻上说尼泊尔正式破除君主立宪制成立新共和国,猛然发现,你四周平静,离你很远的某一个地方天翻地覆,真是好神奇的一种感受。

     

     然后再是美国的通货膨胀之类的事情,近期的动荡以及粮油的大涨让我感觉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要来了,这次的不是为了霸占也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大米,想起来好滑稽。

     

    还在抵制家乐福吗? 说实话我从来没去过这个超市,那里没有我要的牙刷。

     

    莎朗斯通疯了,中国人更疯,竟能编出章子怡掌掴莎朗斯通这样的新闻,估计章子怡是想,但她不敢,说要抵制DIOR,算了,穿DIOR的不看新闻,看新闻的穿不起DIOR。

     

     听说汉中的大街上全是老鼠和蛇,人都无处下脚了,是不是侏罗纪公园在现实上演?要是能跑出来只恐龙,那倒就好了。

     

    总之,我感觉最近的生活还蛮格林童话的。

    然后我看完《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一样,猛然想起来,其实某一个时期的某一个国家都曾经出现过这样的麻痹儿童以及盲目崇拜,从斯大林到希特勒,只是立场不同,但手段却没有任何区别,个人魅力在战争时代被渲染的淋漓尽致,堪比现如今的一种明星热潮,有过之无不及。

  • 青春啊青春

    2008-05-29

    今天因为工作需要去了一个中学,他们正在上体育课,我在操场边站了很久,那里有青春的味道。

     

    早上的电视里反复放《士兵突击》,如果和我共事的人是许三多,我想我一定会不耐烦,我讨厌这个人物,很讨厌。

     

     看了很多纪录片资料,又抽时间看了电影。

     

    以下是最近看的电影: 《辛德勒的名单》《美国丽人》《时尚先生》

     

     

    看了三本书:《潜水钟与蝴蝶》《芒果街上的小屋》《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

     

    丢了两个朋友

     

    最近对两个时代感兴趣:1,关于希特勒时代的犹太人。 2,关于珍珠港事件前后的历史背景

    我能把这些历史研究的倒背如流嘛?我想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青春过后,有人和我说了这样的话,她说:因为曾经存在过 所以或多或少的 我都会收敛一点 避开些  但是 也因为曾经 所以 在我心里 我一直认定 你不会再伤害我 也只有你会真的尽心尽力的来帮我 而非仅仅用嘴巴

  • Adolf Hitler

    2008-05-28

    Adolf Hitler

     

    Jews

    Amon Goeth: They cast a spell on you, you know, the Jews. When you work closely with them, like I do, you see this. They have this power. It's like a virus. Some of my men are infected with this virus. They should be pitied, not punished. They should receive treatment because this is as real as typhus. I see it all the time. It's a matter of money? Hmm?

    Amon Goeth: Today is history. Today will be remembered. Years from now the young will ask with wonder about this day. Today is history and you are part of it. Six hundred years ago when elsewhere they were footing the blame for the Black Death, Casimir the Great - so called - told the Jews they could come to Krakow. They came. They trundled their belongings into the city. They settled. They took hold. They prospered in business, science, education, the arts. With nothing they came and with nothing they flourished. For six centuries there has been a Jewish Krakow. By this evening those six centuries will be a rumor. They never happened. Today is history.

    Amon Goeth: I would like so much to reach out to you and touch you in your loneliness. What would it be like, I wonder? What would be wrong with that? I realize that you are not a person in the strictest sense of the word, but, um, maybe you're right about that too. Maybe what's wrong, it's not us, it's this... I mean, when they compare you to vermin, to rodents and to lice. I just, uh, you make a good point. You make a very good point. Is this the face of a rat? Are these the eyes of a rat? "Hath not a Jew eyes?" I feel for you Helen.
    [leaning forward to kiss her]
    Amon Goeth: No, I don't think so. You Jewish bitch, you nearly talked me into it, didn't you?
  •  

    baby,we are not meeting.i feel,i miss you in the every night,but,i not belive you.sorry.

  • 挺害怕的。

    2008-05-26

    因为感觉我的四周全是谎言和运用谎言的人,谎言的心和对着自己说谎的人,没了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