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语、歌词和诗歌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如果你以为你早已知道答案,那么你不妨读一读雅克·普雷维尔(如果你听过Yves Montand 的 Les Feuilles Mortes,那么你一定知道普雷维尔),读罢你或许将不再那么肯定——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具有这样的特质:它们挑战固有的规则,质疑现存的概念;它们展示出更多的可能性和创造力。

    雅克·普雷维尔的诗歌没有任何矫饰,它们经常是直白的、日常的。他的许多诗歌讲述的都是日常生活里的见闻,如同诗歌版的社会新闻。他通常用寥寥几笔勾勒出事件最具意味的部分,之后便抽身而出,有人称之为“快讯式诗体”。有时候,他会列出一张清单,诗意便在列举的事物所形成的云系之中,有人称之为“清单体”。雅克·普雷维尔始终有一种化繁为简的本事,他好像在告诉读者:诗意总是在那些最简单、最基本的事物之中;而且他将这简单的诗意贯彻到了语言层面,他的诗歌没有任何辞藻的堆砌或繁复的转合,他的语言看似简单直接,却充满了音韵的变化和丰富的想像力。

    这首名为《不能》的诗,出自其诗集《话语集》(陈玮译,上海人民,2010年9月第一版)。在今晚渡口书店五周年的读书会上,所有来宾都朗读了这首《不能》之诗。其中“先生生生生们”对应了拖长了的Messsssieurs堪称妙译,然而Le monde mental和Monumentalement之间的文字/音节的游戏,则在翻译里迷失了,中文无法在“精神世界”和“纪念碑式的”两词之间寻到发音上的关联。

    《不能》

    不能让知识分子玩火柴
    因为精神世界先生们
    当我们把它独自留下先生们
    它根本不会发光
    一旦它独自一人
    就独断专行
    为自己树起
    一座自封的纪念碑
    却宽宏大量地说是向建筑工人致敬
    让我们再说一遍先生生生生们
    当我们把它独自留下
    精神世界
    就会撒下
    纪念碑式的弥天大谎。

    《Il Ne Faut Pas…》

    Il ne faut pas laisser les intellectuels jouer avec les
    allumettes
    Parce que Messieurs quand on le laisse seul
    Le monde mental Messieurs
    N’est pas du tout brillant
    Et sitôt qu’il est seul
    Travaille arbitrairement
    S’érigeant pour soi-même
    Et soi-disant généreusement en l’honneur des travailleurs
    du bâtiment
    Un auto-monument
    Répétons-le Messsssieurs
    Quand on le laisse seul
    Le monde mental
    Ment
    Monumentalement.

  •    用了一整晚的时间,看完了这本《请原谅我红尘颠倒》恶俗现代无厘头小说,慕容春雪还是谁是作者来着,我已经不想再去翻来求证了,整个书中充斥着阴谋,性,暴力和美女,一个被一个无情的“潜规则”着成了这本书最佳的线索,如果你是21世纪的傻根,我建议你看看这本书,估计你瞪出了眼珠子你也想象不到,社会有书中这么荒诞,然而在我看来,半斤八两吧,幸亏我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又不那么如花似玉,所以就在书里面唏嘘一下罢了。

        那来的莫名其妙的仇恨和滋生的莫名其妙的爱情,混杂在一起就是人性的矛盾,永远都是爱中有恨,恨中有爱的藕断丝连着,也难怪如此,谁也不会对一个路人肝肠寸断或者咬牙切齿。

        遗弃了我床头那本《小团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用一种敬仰的心去看张爱玲留下的这本旷世遗作,于是,单张爱玲的周边,我就买了一箩筐,包括胡兰成的我也一并买来,我觉得要了解这个女人,第一要做的就是了解让她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男人,《胡兰成传记》、《那一种爱不千疮百孔》、《张爱玲散文》结果这些书都看完了,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去读《小团圆》。如果今年之内我读不完这本书,我就立个佛堂将它供起来。 

       然后收到了夏同学送给我的《净土宗三经》,并随书附赠一文要与我共勉,我实在惭愧,根本无暇看明白她的高深境界,当然还有那个,离开大学很多年我仍然念念不忘的钱夹,然而待拿在手里,恍然大悟,“怎么原来它是这个样子的。”这么多年来,难道我一直在思念的,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影子罢了。

       其他时候我们又何尝不是,念念不忘的苦了自己,最终看来,只是逃不过自己心里画的那个影子。

  •     本以为昨天下班回家会拧巴好久,会针对于我受委屈的事情纠结好久,但除了像流星一样闪过脑海让我恶心一会以外,没有任何异常,如果今日的5点醒来便不再瞌睡非要算成一个异常情况的话,也行,但是我5点爬起来很兴奋的看了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以后,还是感觉不到自己心里的拧巴。

       只是有一个现象,我相信大家也一定体会过,就是不太能描述出它的状态,我试一下吧,比如你正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时候,突然脑子一闪,想起了一件不好的事情,心里就泛起一阵子恶心,然后拧巴,那种难受应该就是整盆的猪油里落了一直苍蝇,是那种腻的恶心的感觉。

       我实在不怎么愿意承认我到目前才学会淡定,因为我一直自以为是我是一个比较淡定的人,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高看自己了,经过昨天受委屈的那件事情,我的体会是,1,我学会了不再事事都埋怨别人,学会认识自己的错误,学会找出自己的错误以后勇敢的承担。2,我很麻木,我对未来和美好这两个词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我只想今天自己还有暖被窝睡,还有早点吃就OVER了。3,我知道,得到与失去是平衡的,所以我就应该在拧巴的时候拼命的想我得到的,也就不拧巴了。

      我真贱,大清早的逼自己起来想不开心的事情,还分析,其主要还是源于我看了晃姐妈妈留给她的新的观点,其实,输不丢人,怕才丢人,我每天都要和自己朝夕相处,我不想让自己害怕自己的往事,害怕自己的思想和害怕自己的作为,我希望,我在面对我的时候,是坦荡的,不害怕回忆起我的过去,也不害怕面对我的未来。

       这句话也送给所有朋友,以示敬意:输不丢人,怕才丢人。